但是我李凤鸣的的确确喜欢这个人且我也不用担

性格,李凤鸣靠在椅子上,望着叶萧笑道:“你小子不会真准备打陈家的主意吧!”
 
    “看情况吧!要是真缺钱花的话,还真可以打一大陈家的注意,毕竟,陈家的钱太多了一点,给他们那些败家子用,实在是有点浪费,要是陈家肯捐献一点出来,我们龙帮的兄弟日子也能够过得好一点不是?”叶萧漫不经心的笑道。
 
    李凤鸣死死盯着叶萧,似乎想要看出叶萧说的这句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,不过,在叶萧的脸上,他也没有看出半点的端倪,过了很久,才一本正经的道:“你说真的?”
 
    “恩!”叶萧点了点头,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我没那么多闲情逸致的拿陈家来开玩笑。”
 
    听完叶萧的话,李凤鸣这一次是肯定了,叶萧还真是盯上了陈家,李凤鸣倒吸了一口凉气才道:“老弟,陈家可以说是我们青龙的第一家族,可惜就是没有我们这些人的背景,要不然,现在的陈如风估计早已经是一飞冲天了,他们陈家拥有的底蕴,不是你能够想象的,就算是我,说实话,我也没有想过去打陈家的注意。”
 
    叶萧听完笑了笑道:“这些事,等以后再说吧!”
 
    李凤鸣点了点头,倒也没有再说陈家的事,而是笑着道:“你看,我开始的那个提议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什么提议?”叶萧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李凤鸣问道。
 
    李凤鸣翻了一个白眼才笑着道:“地下赌庄的那些人,不是正拿我们两个打赌嘛,趁我们两个认识的消息还没有散播出去,先去坑地下赌庄一把,反正那些人钱多的是。”
 
    “你真有那么缺钱?”叶萧神色古怪的望着李凤鸣问道。
 
    “真有。”李凤鸣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,叹道:“我都说了,等你以后走出天机市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时候,你就知道,钱这东西有他妈的多么的美好了。”
 
    “地下赌庄的势力不小吧!”叶萧望着李凤鸣问道。
 
    李凤鸣点了点头道:“地下赌庄的老板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,覆盖了我们整个王朝,前些年,还有一些别的地下赌庄的存在,不过,后面全部都被他们排挤掉了,不过,这个地下赌庄也还算是会做人,并不参与到别的势力里面去,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去找他们的麻烦,怎么会突然想到打听这个地下赌庄?难道你小子又想打这个地下赌庄的主意?”
 
    听完李凤鸣的话,叶萧翻了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道:“老子可没你那么好的闲情逸致,现在麻烦一大堆,要是再招惹一个地下赌庄,老子才是真疯了,要是被他们知道,被我们两个人合伙坑了他们一把,估计到时候老子就得亡命天涯了,所以,要去坑你就自己一个人去,别把我拖着陪你一起送死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两人聊了半天,李凤鸣才笑着道:“带你去见几个朋友?”
 
    叶萧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李凤鸣的提议,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,圣堂那边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的龙帮,要是回去晚了,估计我的龙帮都被那个圣堂给一锅端了。”
 
    李凤鸣点了点头道:“最迟明天,我也会亲自带人过去,和这些圣堂的人玩一玩。”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最后,李凤鸣将叶萧和刘小刚送上刘小刚的车,才和他的女人站在门口,一直到叶萧和刘小刚的车消失在视线里面,站在李凤鸣身旁的女人才缓缓道:“看你的样子,这一次是真的把他当成兄弟了?”
 
    “恩!”李凤鸣点了点头笑道:“这样的人,难道不合适当兄弟?说实话,他虽然没有什么背景,但是我李凤鸣的的确确喜欢这个人,而且,我也不用担心,把后背露给他,会被他从背后桶一刀,这种感觉你不明白,是男人的直觉,等以后你就会明白,这或许是我李凤鸣这辈子,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。”
 
    女人微微皱了皱眉头,淡淡的道:“只是,我觉得他似乎有些贪财,这样的人也靠得住?”
 
    “贪财?”
 
    李凤鸣哑然失笑的望着自己的这个女人,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,拨了一个号码,很快,就听到电话里面说了一句一百二十个亿,听到一百二十个亿的时候,李凤鸣身旁的女人也是一脸诧异,震惊,过了很久,才抬起头望着李凤鸣道:“你早就知道了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李凤鸣摇了摇头笑道:“我知道,他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兄弟吃亏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四十个亿啊!”李凤鸣身旁的女人摇了摇头,要知道,四十个亿,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,又有多少人会舍得将四十个亿拿出来,毕竟,前面李凤鸣已经答应了只要八十个亿,震惊了半天的女人,摇了摇头笑道:“现在我也不得不承认,我又一次看错了他,不过,这方面,你比其他来,就没有他阔达了。”
 
    “阔达个毛!”李凤鸣翻了一个白眼才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现在缺钱缺到了什么地步,要是不缺钱,我他妈一分不要都可以,”说完脸色一正,缓缓道:“马上去通知刑天、战斧和战壕,今天晚上,务必要给我把所有的精锐力量全部都集中起来,明天一早,我要他们全部能够陪我一起去天机市。”
 
    “真要孤注一掷了?”